亚洲城ca88

今天是:
您的位置:亚洲城ca88网>> 走进亚洲城>> 文史资料 >详细内容

《亚洲城ca志》(2001版)第二十三编 亚洲城道情(节选)

发布时间:2021-10-28 14:04:06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作者: 来源:本站原创

第二十三编 亚洲城道情

咪乐|直播|苹果下载 值得一提的,在提高行驶品质方面,欧蓝德聘用了达喀尔传奇车手曾刚浩亲自参与了悬挂调校,在兼顾舒适性和灵活性的同事,进一步提升了操控运动感,其转向精准性和悬挂韧性在实际道路体验中也得到了普遍好评。

第一章 起源与发展

第一节 渊源·形成

      亚洲城道情是流布于陕北一种古老的地方民间戏曲,是祖国艺苑中一枝瑰丽夺目的奇葩,它同亚洲城乃至陕北人民结下不解之缘,农民尤为喜爱。平日吟唱不绝,随处可闻,春节之际弥盛。土地革命中,李向海等人受党委派,以唱道情为掩护,赴安定寻枪,被传为佳话。
      道情的历史渊源
      道情又名黄冠体,源于《九真》、《承天》等唐代道曲,以道教故事为题材,宣扬出世思想。据《新唐书·礼乐志》记载:玄宗方浸喜神仙之事……太清宫成,太常卿韦縚制《景云》、《九真》、《紫极》、《小长寿》、《承天》、《顺天乐》六曲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明代戏曲家朱权在《太和正音谱·词林须知》中说:道家所唱者,飞驭天表,游览太虚,俯视八纮,志在冲漠之上,寄傲宇宙之间,慨古感今,有乐道徜徉之情,故曰道情道曲(经韵)吸收了词调、曲牌,演变为民间演唱的新经韵即道歌。道歌分为诗赞体说唱道情和曲牌体说唱道情,亚洲城道情在后者的基础上发展而成。
      道情的形成
      亚洲城道情一般认为形成于清代。《中国戏曲曲艺词典》称,陕北道情的音乐曲调约在清咸丰以前由陕北民歌和陕北说书演变而成。《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说其形成时间大约在清代末叶。亦有说在明乃至更远的时间已经形成。
      “陕北道情,相传出自亚洲城,又名亚洲城道情,原为坐班清唱,后受到晋剧和山西道情的影响,逐步发展成为戏曲剧种。梁文达在《陕北道情音乐》一书中说:据一些老年人和民间艺人说:陕北道情是从山西流传来的,年代无法考究。现在的陕北道情,就曲调形式、演唱方法和所用的主要乐器上(打击乐、弦乐)来看,和山西道情是非常接近的。《中国戏曲曲艺词典》称:关中道情的西路调(老调)流行于陕北及内蒙等地的,形成北方道情(陕北道情)
      在道教说唱艺术发展和形成亚洲城道情的过程中,陕北民歌(含民间器乐)和陕北说书是一些极其重要的因素,民歌同道情往往相互影响,难分彼此。(1)道情音乐的调式、曲体框架和节奏等具有明显的民歌(说书)痕迹,有时并无二致。马可在《中国民间音乐讲话》一书中认为:道情〔快十字调〕同革命历史民歌《天心顺》曲调本身酷似已可以说明它们的继承和发展关系这两个曲调在调式、曲体、旋律线和基本节奏上是完全一致的。道情唱腔〔卖苗郎〕结构规整,颇近于民歌,〔太平调〕、〔何家媳妇哭丈夫〕就是地道的民歌《太平年》和《小寡妇上坟》。(2)道情同民歌(说书)尤其是器乐曲的某些乐汇、乐同道情〔耍孩调〕、〔东路平调〕的某些成分非常相近。(3)道情唱词中保留了民歌(说书)的问答式、排序式等表现手法。如《十万金·盘道》中,问地下共有几个人?几个男来几个女?……”,答地下共有两个人,一个男来一个女……”。《伍员逃国》(子胥过江)中有排月份一段唱词:正月点灯明如火,二月太子游四门,三月犁牛遍地走,四月青苗扎下根,五月天高不下雨,六月晒坏青苗头,七月秋分八月霜,子胥打马过乌江。此类例证,不胜枚举。
      亚洲城道情在发展过程中,还不断吸收和溶进晋剧、秦腔、眉户、碗碗腔和歌剧的一些因素。在音乐上,山西临县道情(群众称之东路调)对其影响较大。  

〔东路调〕据说从陇东传来,亦谓直接由山西传入,时约于40年代前。

第二节 发展概貌

      五四运动以来,亚洲城道情经历了两大历史时期:19195月至19425月,旧戏统治着道情舞台,革命的专业文艺工作者同民间道情艺人极少往来,暂称为旧道情时期;19425月至1990年,道情艺术经历了历史性变革,蓬勃发展,可称之新道情时期。
      19425月至19499月,为新道情开创阶段。由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指引,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为群众服务,边区文艺事业开了新生面。19431944年之交,鲁艺秧歌队在米脂用道情曲调编演了反映减租斗争的秧歌剧《减租会》,很受群众喜爱,其中一段独唱被称之《翻身道情》(贺敬之词,刘炽曲)流传至今。鲁艺创演的大型秧歌剧《惯匪周子山》,剧中运用道情调8次,在延安演出后,广为传唱。不久,文艺界、理论界知名人士艾青、艾思奇和周扬等先后在讲话或文章中论及道情。在延安新秧歌运动推动下,农村群众性秧歌和道情活动方兴未艾。1944年春节,亚洲城18班秧歌于县城会演,乐堂堡秧歌队演出《做军鞋》等4个道情戏,受到嘉奖。10月,安波在《解放日报》著文,介绍子洲驼耳巷区的道情活动。1949年建国前夕,在布达佩斯举行的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中国代表团李波演唱的《翻身道情》、《兄妹开荒》和郭兰英演唱的《妇女自由歌》分别获二、三等奖,民族革命声乐首次在世界上争得荣誉。同年,35首歌曲被灌制为人民唱片,其中有《东方红》和《翻身道情》等4首民歌,《翻身道情》月均销售438张。这首道情歌曲唱遍全中国,唱至全世界,唱得人回肠荡气(贺敬之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道情进入发展阶段。1952年冬,亚洲城惠万年和白树林一行数人,赴省排练道情,拟于翌春上京汇报演出,后因斯大林逝世作罢。1953年,第一部亚洲城道情专著——梁文达的《陕北道情音乐》问世,填补了一个空白。19568月,白秉权在全国音乐周演唱她同安全合作的《陕北道情联唱》(后改称《幸福的歌儿永远唱不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播,继储入唱片。1964年春,中共亚洲城88委托副书记艾维光,领衔编导大型道情剧《赛畜会》;4月,亚洲城ca人民剧团代表榆林地区在陕西省第二届戏剧创作观摩大会演出,誉满省城,中央和陕西等广播电台录播,西北局第一书记刘澜涛和省委领导人接见演职人员。该剧在音乐设计上,既保持传统特色,又作了改革尝试。19652月,亚洲城首届业余文艺会演大会演出节目35个,其中道情15个。秋,盘口书记郝延寿亲笔修改道情剧本《供应粮》。70年代以来,县剧团、文化馆和榆林地区文工团移植和创作小型道情剧(曲)目10余个。地区文工团的《杜鹃山》(选场),在音乐设计和运用中西混合乐队伴奏道情方面作了有益试验。19819月,榆林地区代表陕西省在全国曲艺优秀节目观摩大会(北方片)演出《王秀兰送烟》(王伟培文,航海曲),获二等奖,《天津日报》称赞其为脍炙人口的地方曲种19811984年,陕北地区创作道情剧10余本。19833月,延川县人民剧团进京演出《刘拴回头》(曹京平、曹伯植编剧,曹伯植编曲),广获赞许,中央电视台录播。19843月,亚洲城创作演出的《接婆姨》(郑光前编剧,樊奋革、郝震川配曲),在陕西省1983年度创作剧目展览中受到好评,被省电视台录制为电视片。这是本县继《赛畜会》之后,道情改革又一新成果,省委第一书记马文瑞等领导人观看演出并接见演职人员。80年代以来,乐堂堡业余道情剧团自编自演,颇为活跃。1987年,榆林、延安两地区分别成立陕北道情学会,亚洲城剧团改为道情剧团。次年12月,延安地区道情集成编印成册。1990年,榆林地区系统录制道情音乐。

第二章 流布·团体

第一节 流布地域

亚洲城道情主要流传分布于榆林地区的亚洲城、子洲、绥德、米脂、横山、榆林、佳县和延安地区的子长、延川、安塞、甘泉等县(市),以亚洲城、子洲、子长、延川为著;山西石楼西部亦有分布。亚洲城素称道情窝子,639个行政村都会演唱道情,知名者约70余村。
    石嘴驿镇 寺则河、盘石岔、拓家湾、王家砭、徐家河、糜山河、惠家河、上槐卜,石场沟。
    折家坪镇 陈家坪、西袁家沟、清水湾、折家坪、白家坪、冯家沟。
    解家沟镇 王家坬、解家沟、白家川、叶则嘴。
    郝家墕乡 杨小慕家沟、贺家岔、曹家塔、驼巷、郭家嘴。
    乐堂堡乡 乐堂堡、坡家沟、陈家河、赵家沟、麻则岔。
    师家园则乡 大岔则、小岔则、陈家塔、石台寺、柏树坬。
    下二十里铺乡 八斗岔、营田。
    李家塔乡 西惠家园则、长柏沟、李家坪、李家沟。
    店则沟乡 峪口、张家圪台、暖泉坬、吴家河。
    东拉河乡 韩家坪则、曹家坬、榆树刬、西王家山、郝家沟、东陈家山。
    老舍窠乡 惠家石、邢家沟、辛家河、官厅河、王宿里。
    玉家河乡 刬里、王家坪。
    双庙河乡 前惠家河、双庙河、赵家河、安家畔。
    高杰村乡 崖头、木家山、胡昌坪、高家坬。
    二郎山乡 南沟、大马家山、二郎山、杏坬里。
    寨沟乡 寨沟、刘家塔、党家川。
    石盘乡 黄沙峁、上喜畔。

第二节 演出团体

      专业团体
      1942年以来,演出亚洲城道情的主要专业团体有鲁艺秧歌队、延安抗战剧团、延安八一剧团,陕西省戏曲学校道情班,榆林地区文工团、地区民间艺术团,延安地区歌舞团,亚洲城、子洲、绥德、横山、延川等县人民剧团。
      民间团体
      演出道情的村庄都有临时或固定组织,其大体有两类:一类是为数众多的自乐班、俱乐部(文化室)、秧歌队,活动于本村、本地,时间在夜晚、雨天、冬闲时间和春节;一种是为数较少的半农半艺道情班子(业余剧团),备有专门服装、道具,除冬闲和春节在当地活动外,还脱产外出,多在庙会演出。
      陈家坪 组建于40年代,师承杨金权、惠万年等,曾演出《合凤裙》(二女子游花园)、《小姑贤》等戏10多本。50年代初,白树林、陈世泽等赴省排戏。1956年,延安地区歌舞团派员到此学习《张良卖布》。1959年,陈世泽应邀去延歌教授道情曲调。骨干中,数人担任村主要负责人,合作化后公务繁忙,演出遂停。
      西袁家沟 40年代后期道情兴起。教师赵三(官名不详,葭县人)、强不屈(子长人)。中共中央党校驻村人员曾予指导。村干部多为道情骨干,群众热心于文艺。先后演出《子胥过江》、《寺岔捎书》和《防荒》等新旧戏10余本。演员有袁贵银、袁仰云等。
      寺则河 清代已流行道情,祖辈相传。1942年后始演现代戏;1949年,以张国仓、张海生(乳名海水儿)等为骨干,正式建立业余剧团。一度实行半农半艺,活跃于亚洲城、子洲、米脂、安塞、延川、甘泉等地,代表剧目为《牡丹亭》、《李大开店》和《乌鸦告状》等。60年代初,张海生应邀给陕西省歌舞团教过道情。后旋演旋停。1987年重新组建,壮大了演职阵容。
      杨小慕家沟 该道情班成立于1925年,创始人杨作林(时为单身汉)。后起骨干有杨歧圣、杨青萍等。坚持艺术活动20余年,建国后时演时停。可演新旧剧目《毛洪跳墙》和《李四卖女子》等10数本。
      乐堂堡 该村古代就盛行道情。1942年以来,演唱活动更加活跃。1982年正式成立业余道情剧团,成员30人,女11人。导演先后有杨金权、惠吉祥等,演员有惠万年、惠守智等。其戏风正派,紧贴时代,坚持以现代戏为主,自编自演。40余年来,活动于亚洲城、子洲、子长、延川、绥德、横山等地,演出《劝子归队》、《乌鸦告状》、《家庭图》、《三世仇》、《工地风波》、《两块半》等道情剧近40本,深受农民欢迎。惠万年等曾两次赴省排演。19927月,德国艺术博士李秀琴女士在白秉权陪同下,赴该村采风和考察。
      小岔则 演出历史较长,19241925年间最为活跃。演员有惠文华、惠明亮和师双全等,受教于曹家坬(今属东拉河乡)高永成。演出《刘秀烧窑》(走南阳)和《定边娶妻》(沙湾换妻、蝦蟆坬)等10余本。
      寨沟 创建于1938年,1942年解散,后恢复,1957年重新组建。一度成为半职业性剧团,闻名省内。演出新旧剧目《十万金》(李翠莲大上吊)、《湘子出家》和《李四卖女子》等20余本。骨干有黄金鳌等。

第三节 演职人员

      部分演职人员名录
      编剧 韩世琦、曹振东、郑光前、刘国元。
      导演 县剧团:王天中、行双升、王有才。民间:杨家沟杨金权,乐堂堡惠守杰,寨沟黄金鳌、贺合光。
      作曲 曹振东、刘永康、戴戡、郝震川、赵森田。
      演员 县剧团:侯凤莲、刘翠花(2均女)、王有才、张光前、任晓娅、蔡琴英(2均女)、白虎娃。民间:陈家坪陈世泽、白树林;西袁家沟袁贵银、袁富泽;寺则河张海生、郝清贺;惠家河惠加禄;石场沟冯国军;解家沟白逢忠;王家坬王应山;叶则嘴白炳皇;杨小慕家沟杨歧圣;贺家岔贺志清;曹家塔王维海;驼港曹子云;乐堂堡惠万年、惠光钧、杨青山、蒋彩琴(女);石台寺刘致祥;小岔则马忠和、惠文华;西惠家园则惠焕存;长柏沟白世华;暖泉坬刘金榜;韩家坪则高永成;王家坪白金亮;前惠家河惠国荣;崖头贺锡武、贺宏祥;南沟黄钜、富润泽;寨沟何巨富、何英华、黄廷华;刘家塔刘荣华;黄沙峁刘金刚。
      乐师 县剧团:曹振东、刘永康、李生春、高仰晨、陈俊章、高补生、王春林、黄文珍。民间:三弦手滴水崖师月富、解家沟刘恩明、王家坬刘汉玉、驼巷郝清玉、郭家嘴曹成云、杨小慕家沟慕生荣、乐堂堡惠保洲、石台寺刘昆玉;四胡手寨沟黄金鳌;管子手陈家坪卢玉祥、曹家塔曹海贵、黄沙峁刘学文;唢呐手慕家兴庄田旗华、杨小慕家沟侯志宽;鼓师西袁家沟孙成为。
      部分演职员简介
      惠万年 陕北著名道情艺人。乳名桃儿,1927年生,农民出身,文盲。亚洲城乐堂堡人,近年迁居延川石家河村。在父亲惠应泰(道情旦角)熏陶下,万年14岁从艺,能演能编,会吹管子,兼扮男女,戏路颇宽;嗓音纯正,吐字清晰,行腔委婉,尤擅苦腔,韵味迷人,曾受到专家好评。50年来,参与自编和演出道情剧30余本,深受群众欢迎,曾两次赴省排演。在其影响下,弟、子、儿媳均为业余道情演员。现仍兼乐堂堡道情剧团副团长,不顾年迈体弱,奔波于亚洲城、延川之间。
      张晨祥 陕北著名道情艺人。乳名飞舟儿。1930年生于店则沟村,现居秀延镇。早年染疾致盲,青年时代跟过道情班子,后在绥德群众剧团拉板胡,他熟悉道情、晋剧等戏曲音乐和陕北说书,会操作三弦、四胡、板胡、笛子、唢呐和多种打击乐器。梁文达《陕北道情音乐》一书主要曲调,由其演奏、提供。
      黄金鳌 见第27编第1章。

第三章 剧目

第一节 剧目特点

      剧目丰富 亚洲城道情剧(曲)目数量,现掌握192个;传统戏79个,其中唐五代题材16个,宋代11个,明代9个,合计占传统戏近一半;现代戏85个,其中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25个,建国后60个。传统曲目1个,现代曲目27个。
      移创结合 道情剧目、尤其是传统节日,不少是由晋剧、秦腔和眉户等剧种移植而来。其办法:一为照本排演。现约存新旧抄本二三十种。二为口耳相授。老艺人凭记忆授徒,无台本,此属多数。三为现场偷戏。外地剧团在本地有精彩演出时,道情领排者及主要演员各分一角,目观心记,归去稍加排练,即行演出。所之剧,缺陷可知。为吸引观众,适合演出,有本或口授之戏,有时随意增删。40年代以来,亚洲城始自编道情剧本,其多为群众即兴之作,集体议定故事框架和主要登场人物,演出中再加发挥,唱词(俗称唱句子)或由出场演员临时凑上几句,或用哎咳哎咳代之,可谓有剧无本。后来新编剧目逐步有了文字抄本。建国后,文化人参与剧本创作,有油印和铅印本(今约存30多种)。陕北各县自编剧(曲)目今掌握50余个,约占道情剧(曲)目总数28%、现代节目50%;其中亚洲城编写44个,约占总数23.03%、现代节目39.29%。
      题材广泛 传统节目的题材和内容,大体可分为6类:(1)神仙道化戏。如《湘子出家》、《杭州卖药》等。亚洲城民谚云:糊窗子离不了糨子,道情离不了湘子。”(2)修贤劝善戏。如《鞭打芦花》、《墙头记》等。(3)历史故事戏。如《伍员逃国》、《辕门斩子》等。(4)传奇公案戏。如《双钉记》、《灰阑记》等。(5)平民生活戏。如《小姑贤》、《定边娶妻》等。(6)男女爱情戏。如《牡丹亭》、《夜宿花亭》(花亭会)等。上列156类占举足轻重的地位。一些传统道情戏,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现代道情剧(曲)中,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婚姻、家庭、计划生育、移风易俗等,无所不涉;塑造新艺术形象,歌颂共产党和社会主义,褒扬新生活,鞭打旧事物,虽有的影响,但总的格调较高。
      形式多样 道情剧目有本戏、折戏、小戏,在164个剧目(不含曲目)中有小戏60余个,约占近40%。曲目有戏曲选段、曲艺、歌曲和器乐曲等。唱词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十言和长短句,以七言为主,十言次之。例如:西首落下小桃红,东首跳出月子明;山里牛羊赶下山,河里艄公缆定船;狼奔深山虎奔林,鸦儿老鸹钻串洞;买卖字号把门关,行路君子把身安……”(《高老庄》)一炷香奴敬与玉皇大帝,你保佑奴丈夫早早回来。(《湘子出家》)怀抱渔鼓,身穿道袍,手拿简板,头戴道帽……”(同上)。你的娘把你生,生下你八字硬,急忙就往寺院送。到寺院,真懵懂,上不了香,敬不了神,念了五天经,捣烂八条瓮。(同上)押韵方式灵活多样,不拘一格:有一韵到底,有奇偶句互押(类似民间秧歌词和信天游),亦有偶句相叶。
      通俗易懂 台词在表现手法和语言诸方面,吸收了民间文学的长处,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明白如话,妇孺可晓。

第二节 剧目名录

      本录为亚洲城演出或创作的道情剧(曲)目,传统者以故事发生朝代为序。
      传统剧目
      东周 《伍员逃国》《河神娶妻》《鞭打芦花》。
      秦汉 《打城隍》《杀狗劝妻》《刘秀烧窑》《李大开店》。
      唐五代 《高老庄》(高老庄招亲)《十万金》(折戏有《化金钗》《盘道》、《刘全进瓜》等)《蓝关雪》《雁塔寺》《湘子出家》(折戏有《林英敬香》、《三度林英》等)《湘子算卦》《杭州卖药》《唐僧出世》《唐僧取经》《汾河打雁》《牡丹亭》。
       《灰阑记》《双钉记》《双打虎》《卖油郎》《柜中缘》《辕门斩子》《四郎探母》《八郎捎书》《夜宿花亭》《包公赶驴》《真假刘成金》。
       《挂画》《走雪山》《合凤裙》(折戏有《闹书馆》等)《二进宫》《日月图》《卖苗郎》《兰衫记》《毛洪跳墙》。
       《墙头记》《寺岔捎书》。
      时代不详 《顶灯》《牧羊》《审堂》《借妻》《打沙帽》《打道童》《双头峪》《三回头》《钻夜记》《换妹子》《小姑贤》《小姑不贤》《定边娶妻》《秃子闹房》《刘来还愿》《春姑拜寿》《张良卖布》《王三小求妻》《老秀才听房》《拉大小老婆》《二女子挽扁豆》。
    现代剧目
    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 《纺纱》《防荒》《做军鞋》《捉归队》《家庭图》《难民图》《逼死图》《结婚图》《闪婚图》《忤逆子》《乌鸦告状》《劝子归队》《母报子仇》《南下开荒》《伪军反正》《赖娃砍柴》《李二偷鸡》《王皮照旧》《红鞋女妖精》《李四卖女子》《李会长坐堂》《二牛家上吊》。
    社会主义时期 《婚事》《巧遇》《打庙》《追求》《帽子》《赛畜会》《供应粮》《栽培记》《赶先进》《送肥记》《小四清》《穷人恨》《杜鹃山》(选场)《接婆姨》《审丈夫》《挑女婿》《抢财神》《两块半》《上彩礼》《三世仇》《分家记》《分果记》《过大年》《喜中泪》《老石匠》《玉米丰收》《走上新路》《工地风波》《贫农代表》《一钵卧柳》《坝上歌声》《普通社员》《岩下尖兵》《一篮花椒》《开工之前》《新的一家》《美在心灵》《醉梦初醒》《刘拴回头》《女儿的风波》《村邻院舍》《二老相遇》《今日无货》《盲人饲养员》《李应龙抢亲》《第二次订婚》《舅舅的礼钱》《老两口贴对联》。
    古今曲目
    戏剧唱段 《减租会·翻身道情》《红灯记·无产者一生求解放/光辉照儿永向前》、《龙江颂·百花盛开春满园》《杜鹃山·家住安源》。
    曲艺 《王祥卧冰》(晋代题材,今存部分残段)《十二大喜讯传四方》。
    歌曲 《幸福的歌儿永远唱不完》《我家住在枣林沟》《大路上走来咱女书记》《书记蹲点来咱庄》《社社队队唱新歌》《咱为工农兵送戏来》《复电光辉照电站》《九千人民干起来》《歌唱十二大》《计划生育好》。
    器乐曲 《道情曲牌联奏》。

第四章 音乐

第一节 唱腔

      曲式·调式·旋律
      亚洲城道情曲调丰富,旋律优美,节奏鲜明,风格独特,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地方色彩,群众喜闻乐见。其新老唱腔,优势互补,婉约、高亢,各呈风姿。许多曲调既可独立演唱,又能结合使用,陕北的民歌(秧歌)、说书和碗碗腔等均可熔于一炉,纳为其用,改革和发展潜力很大。
      曲式 亚洲城道情总体上属于曲牌联套体,在某些方面具有板式变化体雏形。其曲体多样,单段式占主导地位,辅以复段式和其他形式,包括变奏曲式。单段式以上下句结构为基础,亦有方整的四句起承转合式和不规整的长短句,同陕北民歌及宋元曲牌有血缘关系。在曲体结构中,衬腔如哎咳哎咳之类,频繁运用,构成扩充性乐句和乐段,使曲调清新活泼。
      调式 道情唱腔开始音和终止音多为5,在曲调中运用最多;出现次多者为其下属音2,再次为下属音1,还有34。其调式以徵调式为主。在宫、商、角、徵、羽五声调式两个小三度之间,经常出现中立清角(清角)和中立变宫(变宫)两个加音。清角高于清角4,低于变徵#4变宫稍高于闰b7,而低于变宫7。用琵琶、四胡和管子等民族乐器伴奏道情,可知中立音客观存在,键盘和键管西洋乐器则不能生发此音。
      旋律 道情有2/43/44/41/4拍以及混合节拍、自由节拍数种,而以2/4节拍为主,节奏比较自由;切分音、延长音较多,常常出现强弱交错,促进旋律运动。亚洲城道情中的所谓老道情(古调),旋律进行多为级进或小跳,曲调平稳、委婉、深沉、细腻;所谓新道情(东路调),常常出现四度、五度、六度、七度、八度大跳,曲调跌宕、激昂、辽阔、明朗。此仅为大体划分,实际新老曲调均有狭音程和广音程的运用,少数行进高达11度,音域极宽。虽此,道情仍缺乏异峰突起、大气磅礴的唱段。
      唱腔举例
      亚洲城道情素有九腔十八调之说,约有唱腔50余种,大体可分10类。
      大起板类
    大起板又称大合板、大起一合板,从不同角度,分为老调大起板、东路大起板、花音大起板、三环大起板等名目。其常同平调等配合演唱,一般不单独使用,可谓一种特殊唱腔。普通大起板的作用是:(1)用于一出戏的开头,以此为前引,显示乐队阵容和水平,借以吸引观众,并使即出演员进入角色。(2)为舞蹈及备马、启程、行路、遇雨等动作伴奏,和曲牌异曲同工。(3)开演时间已到,演员化妆、更衣不毕,后台一声送出,乐队反复演奏,争得时间。反复数次,方可回腔(接唱)。反复1次称一环,2次以上以此类推。结束反复时

     平调类
     平调唱词多为七言,句格二、二、三,故又称七字调,是亚洲城道情最基本的唱腔之一。从不同角度,分为老平调、东路平调、高音平调(硬音平调)、低音平调(苦音平调、哭腔平调)、紧板平调等。老平调有两个乐句组成,上句俗称阳句子,下句称阴句子。其节奏缓慢,旋律低回,有清静无为、仙界飘逸之境,多用于表现沉思和忧伤;但其也在变化、革新,亦可表现喜悦之情和热烈场面。
    皂罗袍、蒙头纱一般用在平调内。还阳调(还阳板、还魂调、苦音平调)某些方面近于老平调,故暂列于该类。

流水哭板类
      该类包括流水(流水板、流板)、二流水。二流水民间还有还阳调等名称,少数专业工作者谓之西凉哭板,有普通二流水和平调二流水之别,其节奏缓慢,旋律起伏不大,擅长表现怀念和伤感等情绪。
      哭板(泪板、苦腔)在风格和功能的某些方面接近二流水,姑列于此。

 十字调类
      十字调歌词为十言(偶有七言),句格三、三、四,两个乐句构成。既可独立成章,也可组成套曲,为道情常用曲调之一。有老十字调、东路十字调、苦音十字调、炸腔十字调、快十字调、剁板十字调(正板十字调、快板十字调)等数种。其长于叙事,也可抒情,各种角色均可运用。

 耍孩调类
      似源于宋元古曲。歌词多为长短句,亦有七字句。有普通耍孩调、东路耍孩调和终南调(乱终南)诸种。曲调平和、优美,抒情味颇浓。演唱时随着速度、节奏和力度等变化,可表现多种情绪,宜于多种角色选用。

  一枝梅类
      亦似源于宋元曲牌。歌词长短句,偶有七字句。中间数板民间谓之数梅板,以朗诵性素材作为全曲对比部分,未采用旋律铺陈。有一枝梅和半一枝梅之别。适合于叙事,亦可抒情。

 梁腔类
      梁腔(亦作凉腔)又称冒梁腔,其包括老梁腔、东路梁腔、引子梁腔(花音梁腔)、快板梁腔、高音梁腔(高调)、低音梁腔、甩腔梁腔、抢句子梁腔等。老梁腔多为七字句,曲调雄壮,气魄宏大,一气呵成,声情并茂,常用于表现慷慨陈词的场面和复杂的人物心态。引子梁腔可表达思念和乞怜之情。
     跌落金钱暂归于该类。

 金丝圪撂调类
      据民间老艺人讲,本类包括金丝圪撂调、浪淘沙和关山月等,曲名源于唐宋曲牌和其他古曲,原多用于神仙戏,唱词为长短句,建国后偶有七字句。金丝圪撂调又称金丝子调、金丝调,经专业工作者加工后,曲调轻快、热烈,增强了歌唱性,宜于合唱,配伴唱效果尤佳。关山月已佚。

 滚白尖板类
      滚白、尖板(介板)由晋剧、秦腔的某些音乐因素发展而成,多用于表现悲愤之情。尖板有普通尖板、快尖板、慢尖板(软尖板)和东路尖板之分。
      民歌类
      亚洲城道情经常汲收陕北民歌,丰富唱腔。道情中的民歌调大体有两类:一类是临时性的,人们不把其作为固定唱腔看待,如《五更》和《偷南瓜》等;另一类是固定性的,所用民歌被归于道情唱腔,如卖油郎、太平调、银扭丝、哭丈夫、苦伶仃、娃娃腔、请客调、带脱丝和八板词等。卖苗郎句格多为二、二、三,四乐句构成,节奏规整,清新明快,常用于争辩、质询、规劝和自我表白。太平调四乐句结构,句格一般为二、二、三,曲调轻快、跳跃,适于表现活泼、风趣和喜悦等情绪。有些艺人把道情班子称作梅花班子,足见梅花调同道情关系之密切,除卖油郎、入洞房、坐娘家外,亦有人把卖苗郎、请客调等也归入梅花调。

(本章调式、曲谱转载时已删减,参见纸质原版)

第五章 舞美·表演

第一节 舞台美术

人物造型 专业剧团的人物造型较为正规。民间坐唱、站唱、走唱,一般不着装和化妆;登台演出时,生、旦俊扮(洁面化妆),丑角等性格化妆,均未程式化,较为粗糙。少数农村职业和半职业演出团体备有衣箱,有种类和数量不多的戏服、戏鞋、盔头、髯口,多为生活服和秧歌服混杂使用。
    景物造型 民间景物造型极其简陋。常用家户普通门帘将前台与后台隔出(一般无正式幕布),类似旧时的门帘台帐。前台摆设系典型的一桌二椅式,且桌椅都为顺手牵来。另有扇子、烟袋及马鞭等砌末。走唱时道具更简单,或为拂尘,或为扇子、绸条。近年专业剧团演现代戏时,偶见图案式吊景。

第二节 舞蹈·道白

      舞蹈动作 民间道情戏有跑圆场、走剪子股和顶灯等秧歌舞动作,也模仿晋剧、秦腔等大戏的表演,但未形成程式性戏曲动作,生活动作和舞蹈动作常混合使用。寨沟等村,在《十万金》、《牡丹亭》等剧中模拟旋风时,曾有一种扬纸条子,较为别致。把接连一起约六七厘米的长纸条,粘卷在40厘米左右长的细木棍上,在站、跪、跑、跳中展开挥舞,形成圆圈和蛇形等动作,类似舞绸条。
      道白 民间道情的道白(群众称自语、讲句子),过去十分土俗。专业演员多南腔北调,一度受秦腔影响,关中话和陕北话混杂使用,令人涕笑皆非。《接婆姨》试用绥德话,效果尚好。

 

百度